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秀山下——余东华的博客

生长于独秀山下,耕读于齐鲁大地。齐鲁胜境,礼仪之邦,亲朋遍是。

 
 
 

日志

 
 
关于我

余东华,山东大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复旦大学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访问学者。近期研究方向为产业组织与竞争政策、发展规划与战略。2002年以来,在《经济研究》《中国工业经济》《经济学动态》《财贸经济》《改革》《南开管理评论》《南开经济研究》《世界经济文汇》等学术期刊发表论文60多篇,其中CSSCI收录50多篇,《新华文摘》《人大复印资料》等全文转载19篇,出版个人专著3本、合著2本。

网易考拉推荐

后 记  

2010-04-30 18:17: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后 记

 

近年来,产业组织理论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国际上,一些有着良好数学素养的经济学家们在产业组织理论与微观经济学之间游走,既使得产业组织理论与微观经济学相互交融、边界日益模糊,也拓展了产业组织理论的研究领域,深化了传统产业组织问题的研究,丰富了研究方法,并将产业组织理论推向了整个经济学研究的最前沿领域,成为经济学发展的一个风向标。从国内情况看,一方面,学者们在引入西方产业组织理论、开展产业经济学教育方面做出了巨大努力。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关于产业组织理论(产业经济学)的教材不下百种,核心期刊上每年发表的产业组织理论方面的论文数以千计,并且出现了一些产业组织理论的专业期刊;更为重要的是,中国高校内的产业组织理论研究团队开始形成,产业经济学教育与国际接轨的力度逐步加大。另一方面,许多学者开始应用西方产业组织理论研究中国产业组织问题,取得了比较丰硕的成果。应该说,无论是在理论方面,还是实践方面,研究中国产业组织问题,正值黄金时期。中国的经济转型为经济学研究提供了大量的问题,尤其是带有特殊制度背景的中国产业发展和企业成长方面出现的问题,为经济学者施展才华提供了广阔舞台。中国青年学者只要处理好“走进书斋”与“走出书斋”、“冷板凳”与“热心肠”、“洋理论”与“活现实”、“理论创新”与“问题导向”、“国际化”与“本土化”的关系,就一定能够取得令世界侧目的学术成果,缩小中国经济学研究与欧美国家经济学研究的差距,争取中国经济学者在国际学术界的话语权。

本书是作者应用产业组织理论对中国产业组织问题进行研究的一个初步探索和尝试,研究过程中经常感受到自身能力和知识储备的瓶颈制约,研究工作还存在着很多缺陷和不足。当然,本书中的不足、缺陷和责任全应由作者本人负责。所幸的是,作者将长期在这一领域开展学习和研究,弥补书中的不足和缺陷将是作者后续研究的重点和努力的方向之一。本书从选题到完成共经历了6年时间,其间需要感谢的人很多。首先要感谢山东大学的赵梦涵教授、樊丽明教授、臧旭恒教授、于良春教授、范爱军教授、胡金焱教授、张东辉教授、李齐云教授、侯风云教授、刘国亮教授、曹廷求教授和经济学院党委书记陈宏伟教授,以及山东省社科院的马传栋研究员、中国社科院的张昕竹研究员和李海舰研究员、首都经贸大学的戚聿东教授、上海财经大学的干春晖教授、南开大学的朱光华教授、王述英教授和杜传忠教授等。他们有的在学业上给予我教诲,有的在研究上给予我指导,有的在教学上给予我帮助,有的在学术上给予我启迪,有的在生活上给予我关照。山东大学经济学院的产业经济学科起步虽晚,但发展迅速,从博士点到一级学科授予权,从省级重点研究基地到国家重点学科,近年来连上新台阶,在厚积薄发的基础上实现了“三级跳”,在国内外产生了较大的学术影响力。能够融入这个学术团队,接受师长们的指导、帮助和鼓励,在其中学习和成长,是一种幸福和荣耀,也是一种激励和鞭策。要特别感谢山东大学社科处和李红处长的远见卓识,他们给予青年教师的慷慨资助和热情鼓励促使我最终完成了本项研究。这些资助和鼓励也必将促使山东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青年学者的健康成长,使百年老校的人文社会科学后继有人、人才辈出、出类拔萃。

感谢我在复旦大学博士后流动站工作期间的合作导师芮明杰教授和应用经济学流动站的苏东水教授、姜波克教授、郁义鸿教授、胡建绩教授、陈学彬教授、张金清教授等师长,他们富有启发的指导和帮助使我在两年内顺利完成了博士后课题的研究,并取得了一些科研成果。复旦大学的产业经济学科早在20世纪80年代就被评为国家重点学科,聚集了一大批著名学者,雄厚的研究实力、浓厚的学术氛围、深厚的学术积淀,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使我受益良多。芮明杰老师担任学科带头人后,又进行了一系列大胆的整合、改革和探索,使复旦大学的产业经济学科在保持原有实力的基础上更具特色,并在人才梯队的年轻化和国际化上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使得该学科走在可持续发展的轨道上。在复旦的两年中,我总是四处“蹭课”,是经济学院、管理学院和经济研究中心举办的各类学术活动的“不速之客”,并且尽量使自己的课余时间消耗在学校图书馆内,成为藏书楼和阅览室内的“常客”。光华楼前、逸夫馆外,北苑路上、校训牌下,我思考、我快乐。博士后的两年时光虽很短暂,但我抓住一切机遇,结交良师益友,接受学术熏陶,并能够集中时间蜗居北苑七楼斗室之中,排除干扰,系统学习,获益颇多。

感谢经济管理出版社的责任编辑郭丽娟老师,她的敬业、耐心和热情值得我学习,她的专业性修改建议和出色的编辑工作为本书增色不少。感谢诸多学术期刊的编辑老师们,正是他们的努力,本项研究的阶段性成果才得以先后在《中国工业经济》、《天津社会科学》、《改革》、《外国经济与管理》、《研究与发展管理》、《产业经济研究》、《产业经济评论》、《复旦产业评论》、《中国产业经济评论》、《经济研究参考》等杂志上发表,多次交流沟通也使得我与这些编辑老师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谢谢我原来的工作单位——济南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曾经为我提供了良好的工作和学习环境,并且在我辞去处长职务时给予我很大的便利。

感谢我的家人,他们容忍了我从“从最年轻的处长到最年长的讲师”的转型。我的父母亲含辛茹苦地将我们兄弟三人培养成人,在十分困难的情况下让我们接受了良好的教育。父母亲的恩情和为我们付出的艰辛,需要一部厚厚的书才能承载,不是一个“感谢”所能表达的。我的女儿给我带来了欢乐,使我的生活“丰富多彩”。当我考入山东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时,她呱呱坠地;当我从复旦大学博士后流动站出站时,她刚满五岁,已经能够读书看报、提笔作画了,比我当年要强很多,这使我很欣慰;一想到她,我心中就充满了甜蜜、富足和希望。

职业转型带来的困难出乎我的意料。在最困难时,我总是在早上醒来时这样安慰自己:“还好,今天我还活着”。只要活着,我就不怕从头再来;只要活着,我就能够从容地克服困难;只要活着,我就要争取活得精彩。人生如流水,与其在水池中“安享天年”,还不如作山间小溪,驰骋山野、滋润万物、激荡人生。过去我是这样走过来的,希望今后我还能继续这样走下去,保持思维活性,保持观念开放,保持学习热情,保持好奇之心,保持感恩之情,保持朴实之本。

最后,我想告诉给予我关怀和帮助的老师、朋友和家人,我已经喜欢上了我所从事的工作,教学和科研是我所爱,我从中获得了快乐。记得著名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曾经说过:“人类最美丽的命运,最美妙的运气,就是做自己喜爱的事情,同时获得报酬”。从事自己所喜欢的职业,并从中获得满足感和幸福感,是人生中的一大幸事。以后的岁月中,我会继续怀着快乐和感恩之心,做好我的本职工作,驾驭我的全部生活,回报社会,回报师长,将爱心、关怀和帮助传承给我的学生们。

  余东华               

2009年1月          

 

[博主小语]  这是我的第二本专著《双重转型下的中国产业组织优化研究》(经济管理出版社)的《后记》。之所以也将它挂在网上,是因为它记录了我的一段艰苦岁月,一段美好回忆。往事需回首,岁月恒久远。祝福天下碌碌而为者。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