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秀山下——余东华的博客

生长于独秀山下,耕读于齐鲁大地。齐鲁胜境,礼仪之邦,亲朋遍是。

 
 
 

日志

 
 
关于我

余东华,山东大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复旦大学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访问学者。近期研究方向为产业组织与竞争政策、发展规划与战略。2002年以来,在《经济研究》《中国工业经济》《经济学动态》《财贸经济》《改革》《南开管理评论》《南开经济研究》《世界经济文汇》等学术期刊发表论文60多篇,其中CSSCI收录50多篇,《新华文摘》《人大复印资料》等全文转载19篇,出版个人专著3本、合著2本。

网易考拉推荐

[施一公]归来吧 我的朋友们  

2010-12-06 01:55: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主小语:施一公,国际知名生物学家,现已全职回国效力,对清华大学生物学科发展贡献颇大。一公先生常与北京大学生物学院归国教授、国际知名生物学家饶毅先生一起撰文对中国高校教育体制、中国科研经费分配体制等敏感问题提出独到见解,对中国相关领域的体制的健全有所裨益。此文引自施一公先生的博客。

 

 

归来吧 我的朋友们

——与海外朋友分享我的归国心路

作者:清华大学  施一公

 
【序:这篇感性文章写于今年八月初,在北戴河参加千人计划专家休假活动,与朋友们分享经历,畅叙未来,豪情满怀,有感而发。时隔三月,重读此文,感觉依旧。最近,一个意外事件在媒体和民间传得纷纷扬扬,也牵动了很多关心我的朋友们的心,过去两个星期不只一次有朋友通过短信、电话、电邮的形式劝我回美国,但更多的朋友鼓励我坚持下去。非常感谢你们的关心!你们的支持是我的动力源泉之一。我也一次次告诉朋友:从决定回国那一天起,就从未考虑过任何退路。谨在此通过此文,与关心我的海内外朋友分享我的一点心路。】
 
我的中学和大学时光都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度过的。那个年代,中国正处于改革开放之初,社会经济快速发展、价值观念很快更新、人人上进唯恐落后。那时的一些流行歌曲也充分反映了时代色彩、给人以希望!
 
我特别喜欢张枚同作词、谷建芬作曲的一首歌《年轻的朋友来相会》,唱起来激昂、豪迈、向上、催人奋进:
 
……
 
  啊,亲爱的朋友们,美妙的春光属于谁?
 
  属于我,属于你,属于我们八十年代的新一辈!
 
  再过二十年我们重相会,
 
  伟大的祖国该有多么美!
 
  天也新,地也新,春光更明媚,
 
  城市乡村处处增光辉。
 
  啊,亲爱的朋友们,创造这奇迹要靠谁?
 
  要靠我,要靠你,要靠我们八十年代的新一辈!
 
  但愿到那时我们再相会,
 
  举杯赞英雄,光荣属于谁?
 
  为祖国,为四化,流过多少汗?
 
  回首往事心中可有愧?
 
  ……
 
刚学会唱这首歌的时候,我年仅15岁,当时觉得20年是那么的遥远!
 
一转眼,28年过去了!今年4月25日,清华大学99周年校庆,也是我们1985级本科生入学25周年及毕业20周年纪念。当天上午,五百多名85级的同学校友欢聚于清华大学主楼报告厅,同声高唱这首老歌。我们唱得百感交集、心潮澎湃,有的同学热泪盈眶。
 
正如歌词所唱,二十年后,祖国多美好!巨大的变化随处可见,中国在崛起,中华民族正在实现伟大复兴。举杯赞英雄,光荣属于谁?创造这奇迹靠的是谁?我们回首往事心中可有愧?
 
和许许多多海外的朋友们一样,在我回到清华工作之前,每次回国探亲或开会,总会被国内日新月异的发展所打动,总是心情激动、也常常会联想到自己的将来。每次乘飞机离开祖国的时候,总有种说不出的惆怅,内心深处有种萌动。中国在全速发展,国内的同龄人脚踏实地的推动着她的前进;我不想只做一个大洋彼岸的旁观者。
 
大约十年前,我开始与母校的生物系接触。2003年起,成为母校的讲席教授组成员,定期讲学、帮助人才引进。虽然做了一点工作,但因为时间有限、又不能随叫随到,对母校的帮助很有限。
 
2006年5月,时任清华党委书记的陈希老师找到我,直接了当地邀请我全职回国工作。我怦然心动,这不正是我多年来梦寐以求的事情吗?!考虑了一天之后,我郑重回复陈希老师:我可以全职回清华。但当时我在普林斯顿的实验室有十多个博士后,六个博士生,还有两个实验员。每年直接的科研经费150万美元、总经费超过200万美元。一下子关掉这样一个庞大的实验室既不负责任、也不可能。于是我开始了好事多磨的过渡期。2007年,我在清华工作了5个多月。2008年初,我开始在清华全职工作,并于当年辞去了普林斯顿大学的终身教职。2009年5月,妻子卖掉了在美国的房产,带着5岁的双胞胎儿女举家回到清华园与我团聚。
 
我的回国过程,看似轻描淡写,其实经历了许许多多的风风雨雨。我常常想大声地对关心我的朋友们说:不容易!真的不容易!!这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我清楚。多少次的误解和委屈…多少次的打击和挫折…又有多少次的喜悦和欣慰…在2008、2009两年,每天半夜一个人骑车回家的路上,我唱得最多的一首歌是《少年壮志不言愁》,最喜欢的一句话就是:峥嵘岁月,何惧风流?
 
几度风雨几度春秋
 
风霜雪雨博激流
 
历尽苦难痴心不改
 
少年壮志不言愁
 
金色盾牌热血铸就
 
危难之处显身手 显身手
 
为了母亲的微笑
 
为了大地的丰收
 
峥嵘岁月何惧风流
 
回国过渡的过程中,想得最多的问题就是:人为什么活着,什么最重要?我一次次问自己,一次次说服自己:是为了内心最深处的安宁与满足!回国前,吃的、穿的、用的、房产汽车,我都有了;学术地位、荣誉奖项,我也有了;还有一对活泼可爱的双胞胎儿女和一个温馨和睦的家。但我的内心总觉得缺少点什么东西,总是怅然若失。我缺什么?缺少的是对祖国的回报,缺少对自己求学时期信念的坚持,缺少让我振奋的直接帮助同胞的成就感!游子归乡、报效生我养我的祖国,报答血脉相连的父老乡亲!这是最自然不过、也最让人自豪的成就感!
 
八十年代中后期,我在清华园读书,最让我们清华学子激励的一句话就是“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那时,我们豪情满怀,憧憬未来,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我们郑重相约: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任重道远,行胜于言!
 
2001年,我和王晓东在赶赴北京开会的飞机上长谈,他讲了一句我永远也忘不了的话,“一公,我们都欠中国至少15年的全职工作。”这句话平平淡淡地说出,却让我心情很难平静。清华园的情景历历在目,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豪言仍在耳旁萦绕。是啊!我们的小家富足了,可我们的同族同胞呢?对我们寄予厚望的父老乡亲呢?!我出生在郑州,幼年成长在驻马店。虽然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十二年,我至今也忘不了小学常识课老师对我寄予期望的目光和对我讲的一句话,“施一公,以后你可得为咱驻马店人争光啊”。
 
纵有万语千言,难诉心中思念。全职回国后,我很想重回驻马店看看昔日的恩师、同学、邻居、朋友。但我却总是忙,至今也还没有顾得上。但远在千里之外的驻马店,却常有老同学给我寄来节日祝福;已有近三十年未见面的小学朋友张国庆多次的问候也让我从心里感受到温暖和厚望。在我心里,已经无数次地告诉我远在河南的乡亲们,“我回来了!我回来了!我会为驻马店、为河南、为祖国争光!” 这种浓浓的思乡、恋乡之情不仅激励我奋进、也常常帮助我度过难关。
 
祖国在巨变。回国前,我是巨变的旁观者,偶尔挽挽袖子帮帮忙。现在,我是巨变的参与者,是主人翁!
 
我想对海外的同学和朋友们说:归来吧!趁你还年轻!虽然北京的空气还有污染,虽然中国的科技体制还不完美,虽然国内的文化氛围还不够宽容,但这里是你的家,你的祖国,这里有你血脉相连的父老乡亲,他们对你充满了期望。而中国面临的问题和困难也正为施展你的才能提供了最好的舞台!
 
中国正在为每一个回国的海外人才想尽办法创造各种便利条件。这些条件足以让每一个立志创业的人能够大展鸿图!
 
归来吧,我的朋友们!
 
我梦想,20年后,我们一起唱:
 
……
 
  再过二十年我们重相会,
 
  伟大的祖国该有多么美!
 
  天也新,地也新,春光更明媚,
 
  ……
 
  但愿到那时我们再相会,
 
  举杯赞英雄,光荣属于谁?
 
  为祖国,为四化,流过多少汗?
 
  回首往事心中可有愧?
 
我们可以大声地说:无愧!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