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秀山下——余东华的博客

生长于独秀山下,耕读于齐鲁大地。齐鲁胜境,礼仪之邦,亲朋遍是。

 
 
 

日志

 
 
关于我

余东华,山东大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复旦大学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访问学者。近期研究方向为产业组织与竞争政策、发展规划与战略。2002年以来,在《经济研究》《中国工业经济》《经济学动态》《财贸经济》《改革》《南开管理评论》《南开经济研究》《世界经济文汇》等学术期刊发表论文60多篇,其中CSSCI收录50多篇,《新华文摘》《人大复印资料》等全文转载19篇,出版个人专著3本、合著2本。

网易考拉推荐

神奇的经济学(一)  

2008-09-23 19:17: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济学是一门应用科学,是分析经济现象、解决经济问题的基本工具。经济学很美,经济学很神奇,不相信?呵呵,看看下文:

(本文已经发表于《经济学消息报》2008年9月818期上,若要引用,请注明出处。)

 

 

“正龙拍虎”的经济学解读

余东华

(山东大学经济学院,济南,250100)

 

随着2008年6月29日陕西省政府新闻发布会的召开,“华南虎照”事件总算有了一个既不能算作结局、也难以令人完全满意的交待。有网友说“正龙拍虎”应该加入中国成语,用来说明和讽刺弄虚作假、欺世盗名的现象。暂且不讨论这样的戏谑,不过,回想一下这出闹剧的始末,值得反思的东西的确很多,作为一名经济学的学习者和研究者,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解读这一事件,别有一番风味。

供给 ? 需求 ? 均衡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萨缪尔森在他颇受欢迎的教材《经济学》中曾经引用过这么一段话:“你甚至于可以使鹦鹉成为一个博学的经济学者——它所必须学的就是‘供给’与‘需求’这两个名词”。由此可见,在经济学中,供给和需求分析的重要性。我们不妨也用这一分析工具来解读一下“正龙拍虎”。

姑且把“虎照”看成一种商品,那么它直接的需求方应该是陕西省林业厅的有关官员(当然还应该包括镇坪县政府有关人士在内的地方政府官员,为了叙述简便就不提他们了)。为什么说陕西省林业厅是需求方?他们又为什么需要“虎照”这种商品呢?看一下媒体[①]给出的答案吧:

 

2006年为陕西省华南虎调查队做向导期间,周正龙听调查队队员讲,如果能拍到华南虎的足迹、粪便、毛发,便可得到千元至万元的奖励;如果能拍到活体野生华南虎照片,就可得到陕西省林业厅100万元以上的奖励,这对其触动很大。

2007年10月12日新闻发布会上,周正龙将汇集有此次拍摄到的70余张华南虎照片的珍贵相册赠送给了省林业厅。同时,省林业厅向这位“孤胆英雄”颁发了荣誉证书和两万元奖金。陕西省林业厅称,将马上上报省政府,在野生华南虎活动区域尽快设立陕西省镇坪华南虎特别保护区,吸引国际组织“老虎全球存活计划”活动的资金和技术力量。

出于发现华南虎的“欣喜”,几乎在公布周正龙华南虎照片的同时,镇坪县成立了野生华南虎保护办公室,划定了野生华南虎特别保护地,打出了“闻华南虎啸”的旅游业名片,而陕西省林业厅也筹备申报建立镇坪县野生华南虎自然保护区。

据新华社电,周正龙炮制的虎照“怪胎”,从酝酿、产生、演变,始终渗透着镇坪县政府和陕西省林业厅一些人急功近利的“求虎”欲望。

陕西省林业厅10月12日之前对虎照的鉴定“形式大于内容”,所请专家中有研究啮齿动物的、有研究金丝猴的、有研究鱼的,偏偏没有研究华南虎的。这属于一种常识性的错误。

 

陕西省林业厅是“虎照”的需求者,用经济学的语言说,就是“虎照”这种商品的购买者。按照经济学的逻辑,购买者非常担心的是自己购买到的商品是否“货真价实”,所以他就要收集信息以证明商品的质量。但是,陕西省林业厅作为曾经在野生动物保护方面做出突出贡献的专门机构和专业机构,在鉴定商品真伪时竟然故意犯下常识性的错误。究其原因,是他们想竭力证明供给方所提供的商品是真的,这不符合经济学的一般逻辑。

商品的供给者是陕西省安康市镇坪县城关镇文采村村民周正龙。为什么说周正龙是供给方?周正龙供给“虎照”这种商品的动机又是什么?也来看一看媒体给出的答案:

 

“我去拍照片就是为了钱,专家说了找到给100万,最后省林业厅就给了2万块,实在太少了”。(周正龙语)。

2007年10月12日,周正龙拍摄的31张胶片照片和40张数码照片展现在了媒体面前,数码照片中的5张为华南虎的足迹,另外35张分别从不同角度展现了华南虎的实体;周正龙的这种被省林业厅副厅长朱巨龙笑称为以身“饲”虎的胆量让在场的很多人钦佩不已。

2007年10月1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老周将汇集有此次拍摄到的70余张华南虎照片的珍贵相册赠送给了省林业厅。同时,省林业厅向这位“孤胆英雄”颁发了荣誉证书和两万元奖金,以表彰周正龙对我省乃至全国野生动物保护工作做出的显著贡献。

 

如果需求和供给分析到此为止,那么经济学也没有什么神奇的。让我们继续用经济学思维逻辑来解读这桩“买卖”中的需求和供给,体验一下经济学的威力。

在“虎照”买卖市场上,周正龙是真正的供给者么?如果不是,那么真正的供给者为什么选择周正龙而不是其他人呢?我们先来回答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的答案在后文中给出。现在,可以肯定周正龙不是真正的虎照供给者,他只是这出闹剧中的“前台木偶”,是被操纵的“替罪羊”。专业人士已经证明,虎照是利用图片编辑软件Photoshop编辑制作出来的假照片,需要很高的软件操作能力和多年的软件使用经验才能做到如此“不露马脚”。2008年5月8日,华裔神探李昌钰博士在福州向260多位警界与法学界人士作专题演讲时就否认了照片的真实性,指出:“照片后期处理得相当好,我只能说咱们中国农民很不错,PS(Photoshop)的水平太高了”。一个连相机都不会用的农民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做出连李昌钰博士都赞赏有嘉的Photoshop图片呢?可以肯定,周正龙没有这种供给能力。如果周正龙不是真正的供给者,那么,谁才是这些“虎照”的真正供给者?我不敢妄猜。

陕西省林业厅需求的真的是“虎照”这种商品么?显然不是。那么他们需求的又是什么呢?前文引用的媒体报道已经给出了答案。扭曲了的政绩观导致了虚假需求的出现。所以,通过需求和供给分析,“正龙拍虎”的真相不言自明。按照经济学的基本原理,当需求和供给力量达到一致时,就会实现均衡。但是,如果需求只是虚假需求,供给只是虚假供给,这时的均衡就是一种短期的、局部的、表面化的、不稳定的均衡;如果供给者就是需求者本身,或者说买者与卖者是同一个主体,那么这个买卖关系就是一个伪交易,所谓的供求均衡就是一个虚假的均衡。

成本 ? 收益 ? 经济人假设

成本收益分析也是经济学的一个基本分析工具,成本收益分析的基本前提是经济人假设。运用成本收益分析法来解读“正龙拍虎”,也能揭示出其中的一些蹊跷。

首先应该肯定的是,“正龙拍虎”这出闹剧中的当事人都是理性的经济人。他们在进行行为决策时,基本依据也是成本收益的比较,追求的是个人效用(收益)的最大化。

陕西省林业厅的官员在虎照事件中的私人成本很低,甚至为0,收益很难直接度量,如果是有助于仕途升迁,那可能就是趋近于无穷大了。陕西省林业厅的官员是理性的经济人,并且深谙中国的为官之道。当然,这样分析的基本前提是,虎照事件不会被揭穿。如果被揭穿呢?那就需要用风险与收益来分析了。我们将在后文中再作分析。

周正龙在虎照事件中的成本是可以量化的,假定他是虎照的真正供给者,他的成本也就是加工相片和冲洗相片的支出加上时间和精力方面的成本,不会超过1000元。而他的直接收益是陕西省林业厅的20000元奖励。间接收益就无法直接度量了,包括接受媒体记者采访和到电台、电视台作节目的劳务费,甚至可能在成为名人后做广告、搞代言、当形象大使,都可以获得不菲的报酬。如果周正龙不是虎照的真正供给者,那么他的成本支出就更低了,几乎可以省略不计,而收益依旧。周正龙也是一名理性的经济人,成本如此之低,收益如此之高,何乐而不为?

前文提到如果周正龙不是虎照的真正供给者,那么真正的供给者为什么选择周正龙而不是其他人来供给商品呢?这也可以用成本收益法来分析。周正龙是一个多年行走在深山老林的、有着丰富经验的农民,见识广、口才佳、胆气大,并且多次给官方调查队当向导并获得当地政府的奖励,有与当地政府及时沟通的渠道和与官员不错的私交。选择周正龙供给虎照,比选择官员、专家、专业工作者的成本都要低,并且能够增加虎照的可信度,降低风险,从而增加收益。

时间 ? 信息 ? 风险

让我们接着上文进行分析。上文所进行的成本收益分析都是以假虎照不被揭穿为前提的。虎照被揭穿是“正龙拍虎”事件中的风险。经济学中的风险指的是某种行为决策的各种可能的结果及其发生的概率。陕西省镇坪县是野生华南虎的活动地带,学界和官方都没有证明、因而也没有宣布野生华南虎已经绝迹。在这种情况下由一位常年找虎的农民提供虎照,证明野生华南虎的存在,合情合理。所以,官员们认为,虎照被揭穿的概率很小,也就是说“正龙拍虎”事件中的风险很低。即使被揭穿,可以将责任全部推到周正龙身上,转嫁风险和成本。因此,我们再次认为,官员们的思维完全符合经济学的推理逻辑。

但是,经济学也是在发展的。信息经济学的最新研究成果告诉我们,风险其实就是不确定性,而不确定性与时间和信息联系在一起。林肯曾经说过:“你可以短时间内欺骗所有人的,你也可以在长时间内欺骗一个人,但是你不可能在长时间内欺骗所有的人。”这一名言后来成为经济学中的理性预期学派的基本观点。随着虎照的公布,虎照本身所蕴含的信息便被公布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信息在传播并且逐步完备和对称,不确定性将逐步降低,真相将逐步被接近。也就是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信息的逐步完备,虎照被揭穿的风险会逐步加大。官员们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们在“骑虎难下”时一方面极力“挺虎”,一方面催促周正龙加快寻虎步伐,抓紧提供后续证据,以降低风险。

在大众传媒十分发达、信息技术十分先进的今天,信息披露机制也逐步完善。另外,时间也是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的一剂良方,只要时间足够长,它往往能够还世人一个真相。这一点,恐怕是周正龙和官员们所没有考虑到的。

博弈 ? 信息 ? 可置信威胁

最近20年来,经济学中发展最快的领域之一就是博弈论与信息经济学了。博弈论从数学领域引入经济学领域后,极大地增强了经济学对现实问题的解释力。“正龙拍虎”事件也可以看作是一场博弈。任何一个博弈都有3个基本要素,即参与者、策略和支付。“正龙拍虎”博弈的参与者是“挺虎派”和“打虎派”;“挺虎派”的行动策略是“证明虎照为真”(证实)和“不证明虎照为真”(不证实),“打虎派”的行动策略是“证明虎照为假”(证伪)和“不证明虎照为假”(不证伪);支付就是他们的收益,可以为正,也可以为负,我们用下面支付矩阵表示。

 

打虎派

 

证伪

不证伪

证实

a, b

A, 0

不证实

-C, B

0, 0

图1 “正龙拍虎”博弈支付矩阵

 

在上面的博弈支付矩阵中,A、B、C、a、b均为大于0的正数,且A>a,B>b。从图1可以看出,“挺虎派”的占优策略是“证明虎照为真”(证实),而“打虎派”的占优策略是“证明虎照为假”(证伪)。所以,只要博弈参与者参加了这个博弈,就真的是“骑虎难下”了。这或许就是博弈论中的“囚徒困境”吧。在博弈中,博弈的各方都要通过散布相关信息发出威胁,使对方退出博弈,以达到“兵不血刃”的目的。在“正龙拍虎”博弈中,“挺虎派”的通过散布信息发出的“威胁”很多,我们也来看一下媒体的部分引述:

 

周正龙,陕西省镇坪县城关镇文彩村农民。“我敢用脑袋担保,照片是真的!”“要是照片有假,当场把我头砍掉!”“我周正龙是一个平凡的中国农民,没有超常的骗术,更谈不上懂什么高科技手段,我敢于对自己的言行负责到底。同时我奉劝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不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姓周的从不说假话。”“我的照片经过省林业厅鉴定的。假的我就坐牢。”“照片是我用生命换来的。”“关于年画的照片,我已向公安局报了案,年画是盗用本人的照片做的假照片,是对我本人的极大侮辱,对本人的不尊重。”

关克,陕西省林业厅原信息宣传中心主任。“我们坚信陕西镇坪县存在野生华南虎这个基本事实”。“如果说照片的真假与老虎的存在是两回事,那就是强盗逻辑,这个可怜的农民就永无出头之日了”。“他一张‘年画’还能否定71张照片了?!”“我不是挺虎,我是求真”。

朱巨龙,陕西省林业厅原副厅长。“周正龙运气好,那天正好老虎吃饱了,喝足了,正在午休。”“几乎所有人都相信周老虎是假的。这时如果我不站出来,周老虎就被‘判死刑’了”。“我力挺周正龙,就是为民做主。‘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发现真理,要靠运气;坚持真理,要靠勇气。有些人发现了真理,但不敢坚持。而周正龙敢于坚持真理,没有被外界的质疑所击倒,令人佩服,我给你敬个礼”!“中国有个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如果这个事是假的,再高的领导(要求我说假话)我也不会说。如果有人敢要我说假话,我反过来就揭发他”!“(若‘周老虎’鉴定为假)那就摘下我这顶乌纱帽,把我赶出这个大厅。我下海,打工,挖红薯去。”“你们可以上山模拟,如果能拍出周那样的照片,我第一个引咎辞职。”

 

“打虎派”主要是广大网民,其中包括植物学家、计算机专家和相关领域的专业人士,他们利用自己的专业特长通过网络、报纸等大众传媒发出的“威胁”也不少,信息内容主要是虎照中的破绽,包括照片拍摄时间、植物叶面纹理、华南虎表情、照片三维模拟等。

在博弈中,威胁分为可置性威胁和不可置性威胁。只有可置信威胁才能够起到阻止对方的作用。在“正龙拍虎”博弈中,“挺虎派”的发出的“威胁”信息虽多,但大都是一些信誓旦旦的口头承诺,不具有可信度。2008年4月初,周正龙在本村村民易某的帮助下,用事先制作的木质虎爪模具,在镇坪县北草坡的雪地里,捺印假虎爪痕迹后拍照,试图提供可置信的证据,但相对于“打虎派”提供的科技含量很高的证据而言,虎爪痕迹仍然显得不可置信。由此可见,在“正龙拍虎”博弈中,“挺虎派”注定是要失败的。

最后笔者想说的是,不管陕西省镇坪县是否存在野生华南虎,“正龙拍虎”事件都是一场闹剧。这场闹剧中周正龙和“挺虎派”官员所承担的私人成本十分有限,但是给社会带来的社会成本是巨大的,那就是使政府公信力、社会诚信和公民道德意识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而政府的公信力、社会诚信和公民道德意识是稀缺资源,十分宝贵,应当倍加珍惜。

 

 

 

作者简介:余东华,山东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经济学博士;复旦大学应用经济学博士后,山东大学反垄断与竞争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近期研究重点为反垄断与竞争政策。近年来在《中国工业经济》、《南开管理评论》、《改革》、《外国经济与管理》、《世界经济研究》、《天津社会科学》等学术期刊发表论文50多篇,其中CSSCI收录25篇,《新华文摘》、《人大复印资料》等全文转载11篇;目前主持国家级课题1项,省部级课题2项;出版个人专著2部,合作专著2部。

作者联系地址:济南市山大南路27号山东大学经济学院,邮编:250100;

即时联系方式: ydhwz@sdu.edu.com或者ydhwz2@126.com



 

[①] 本文中所列出的媒体报道均选自世界经理人网站的媒体集锦,http://digest.icxo.com/sp/paihu.htm.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